MIAzizi

【锤基】星光闪耀 一发完结

看哭

米酒:

短篇一发完结,全片剧透妇联三,介意的请不要点开

Ten Day In Mad House 青山十日談

有人下海了。我要催更

三只眼怪兽的小型机场:

設定:sebstian stan1967出生,Chris evans1966年出生


 


1. Say Hello


       賽巴斯坦·史丹是個幸運的孩子,每個認識他的朋友都這麼覺得。


       雖然賽巴斯坦在童年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賽巴斯坦母親是個鋼琴老師,由於小有名氣,她總是能在大戶人家裡面教有錢人家的小孩子彈鋼琴,而且小時候就開始教賽巴斯坦彈鋼琴,年紀輕輕的賽巴斯坦就能在節慶的時候給家人露上一手;父親是個工人,父母的偶遇來自於一場讓媽媽給康斯坦察一個將軍的女兒上完課之後阻擋母親回家的雨。父母總是說賽巴斯坦是家裡的貴人,有了賽巴斯坦後,父親就在工廠裡升職做了廠長,但是令人傷心的是升職令父親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以前每天都能跟父母一起吃飯,而後來,慢慢變成了吃晚飯父親才能回家、父親不在回家吃飯、睡覺之前才能得到父親的一個睡前親吻,甚至直到賽巴斯坦睡著了覺都見不到父親了,終於有一天賽巴斯坦的母親都覺得這樣的日子不能再接受了,於是賽巴斯坦的父母就離婚了。母親沒有空的時候,賽巴斯坦就被托付給了從市長秘書位置上退休的祖父,托祖父的福,他還是像是家裡最受寵的孩子一樣享受了無限的歡樂童年。


       到了讀書的時候,由於會彈鋼琴,賽巴斯坦總是被編進學校的藝術團裡面,到了十多歲就開始有人邀請他到其他的城市表演,但是賽巴斯坦沒有跟別人說過,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演員。演員多厲害啊,飄裡面的郝思嘉、教父裡面的黑手黨,做演員彷彿像是延長自己的生命一樣,體驗不同的活法。


       1989,今年賽巴斯坦十九歲,順利進了Ovidius大学讀音樂,還悄悄地旁聽起了隔壁演員系地課程,到了十二月份,校長告訴賽巴斯坦學校藝術團有個到紐約大學交流的項目,問賽巴斯坦有沒有興趣,一向知道很多好的演員和導演都畢業於紐約大學的賽巴斯坦,沒有一絲別的想法就答應了,晚上回到家就告訴了母親這個消息,開始收拾起行李了。


       到了十二月十四號,賽巴斯坦終於搭著飛機飛往紐約。




       “大家好,我是你們接下來半個月的負責人,克里斯·伊凡斯,”剛下飛機在充斥著英語的機場拿到自己的行李之後,藝術團的十幾個人在文化衝擊和時差的雙重煎熬下看到了一個年輕的美國男生舉著“Ovidius University”的牌子,紛紛圍了過去,“你們的英語都怎麼樣?”美國男生帶著一臉的笑容問起了藝術團。


        “不算……好?我猜…猜?”賽巴斯坦怯怯地回應,心裡想著美國的男孩子長得真壯,真的像是學校裡大家私底下瞧瞧傳閱的招貼畫上面的明星一樣。


       “也就是說你是英語最好的咯?”美國男生依然滿面笑容,反而是藝術團一行人累得臉上愁雲慘淡,“那你以後就做我的翻譯,我說什麼你就告訴他們吧!”


       “我?!”賽巴斯坦吃驚地指著自己,想著自己也是因為外公是市長秘書,些許的權利特權讓自己可以從小接觸英文才勉強聽得懂,這次還要做翻譯怕是要誤事了。


       在賽巴斯坦的滿臉驚訝中,美國青年克里斯拍了拍賽巴斯坦的胸脯,笑著說,“叫我克里斯就好,你叫什麼名字?”


       “賽巴斯坦……史丹……”為什麼這個陌生人拍了拍我的胸脯?!


       “你好啊,賽巴斯,能叫你賽巴斯嗎?”


       “你,你,你好……可以……”賽巴斯坦還沈浸在疑惑之中。


       “那,賽巴斯,接下來的日子就要好好跟緊咯!”



虚凰假凤(18)

名字

白小团:

18 


初冬的伦敦,越是夜深越是寒风入骨。巴基将衣领竖起,坐在泰晤士河边,望着河面发呆。


他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史蒂夫和佩吉相拥在一起,温柔互视的画面。在一时冲动买了火车票赶来伦敦时,他一直对自己说,不可能,史蒂夫绝不可能瞒着他和佩吉订婚,然而在混进舞会,亲眼看到那一幕后,他的信念发生了动摇。


史蒂夫不是没有和佩吉共舞过,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相拥在一起。佩吉.卡特,这位纽约商界的传奇女子,多少追求者在她身后排成长队,然而她连施舍一眼都不屑,她唯一肯另眼相看的就只有史蒂夫。 


巴基突然发觉,其实他心底一直隐隐约约的在意着。他曾经以为史蒂夫喜欢佩吉——在当初罗杰斯老爷的生日宴会上,他们也是那样当众拥舞,宛如一对璧人。 


史蒂夫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吗? 如果不是他那么戏剧化的和史蒂夫重逢,史蒂夫会不会和她交往,继而向她求婚? 


巴基的脑子一团乱,心里也疼得厉害。他回想着罗杰斯老爷的那番话……史蒂夫和佩吉同行前往伦敦,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们看起来那么亲密,就像一对恋人,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吗? 


他想冲到史蒂夫面前,质问他是不是真的要和佩吉订婚,然而他却没来由的感到害怕——就算史蒂夫否认了,自己是否会相信他? 


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了,他在潜意识里已经开始相信罗杰斯老爷说的那些话了。可是……不,巴基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这样软弱。 


不能因为害怕就逃避,无论将要面对的事实是什么。 


他决定等天一亮就去找史蒂夫,当面问清楚。他了解史蒂夫,史蒂夫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如果只是误会,那么他一定会相信史蒂夫。如果史蒂夫告诉他,他和佩吉确实决定要订婚……那么,他会回布鲁克林,从那座房子里搬出来,然后好好想一想今后的打算。 


他不会再和史蒂夫见面了,也许会离开布鲁克林。 


巴基下定决心,刚要站起来,忽然脖子一凉,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他下颌处,耳边响起一个粗嘎的声音:“把钱包交出来!” 


巴基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他假装伸手去掏钱包,突然用手肘向后狠狠的撞去。对方发出了一声闷哼,巴基趁机扭身去夺他的匕首。 


然后他就被狠狠一棒子敲在了脑袋上,眼前一黑,往地下跪去。 


“他妈的还敢动手,弄死这小子得了!” 


“别惹事,蠢货!” 


隐隐约约中他听到不止一个人的对话,他的口袋被粗鲁的翻开,这群家伙将他洗劫一空后,恶意十足的狠狠踩上了他的胳膊。 


剧痛袭来,巴基惨叫一声,随即后脑勺又受到一记重击,他脑袋一歪,什么也不知道了。 




史蒂夫结束纽约之行,回到了布鲁克林。他带着给巴基精心挑选的礼物,迫不及待的掏出钥匙打开门,忍不住叫了一声:“巴基!” 屋子里黑漆漆的,毫无人气。


史蒂夫疑惑的开了灯,客厅里空荡荡的,他上了楼,房间里也没人。 


史蒂夫坐在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还是不见巴基的踪影。史蒂夫耐住性子,他想,也许巴基和朋友出去喝一杯,要晚点才能回来。 


然而一直等到深夜,还是不见巴基归来的身影。史蒂夫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他拿起外套,出门找人。 


史蒂夫寻遍了城里的大小酒馆,依然不见巴基的踪影。他的心里越来越焦急,越来越担心,天一亮,直接就去了巴基工作的报社。 




“你是说巴恩斯吗?”皮尔斯皱着眉头对他说,“那小子大概一个月前向我请假,说要去办点私事,说好了半个月就回,结果到现在都没见他人影。罗杰斯先生您找他什么事?” 


史蒂夫心里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了,他随便敷衍了几句,嘱咐皮尔斯如果巴基回来了请务必通知他,然后就离开了。 


从报社出来后,史蒂夫毫不犹豫的直接去了娜塔莎的住所。 


娜塔莎开门的时候看起来十分困惑,显然对于史蒂夫为何会突然登门造访而感到不解。 


“抱歉打扰,伯爵夫人。”史蒂夫看起来焦急却依然保持着礼貌,“我想冒昧的请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看到巴基?” “巴基?”


娜塔莎一怔,随即不由得打量了史蒂夫好几眼。她从来不知道,罗杰斯少爷和巴恩斯这么熟识,都已经到了可以互相称呼对方昵称的地步了吗? 


“没有。”她缓缓的摇了摇头,“你为什么找巴恩斯,罗杰斯先生?” 


“那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最后一次看到巴基是什么时候?” 


娜塔莎瞬间警觉起来,她直视着史蒂夫:“什么意思?” 


“巴基不见了。”史蒂夫直言不讳,“他报社的老板说他在大约一个月前请了半个月假,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所唯一知道的和他关系最亲近的人就是你,伯爵夫人。如果连你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那我不得不怀疑,他失踪了。” 


娜塔莎神色大变:“失踪了?怎么可能?”她盯着史蒂夫,“你和巴恩斯什么关系?” 


史蒂夫沉默了一下,回答:“我和他一直在同居,我们是情人。” 


娜塔莎:“……” 


她太震惊了,以至于差点说不出话来。 




在很早之前,她确实怀疑过巴基和罗杰斯之间的关系,因为在那个舞会上,巴基面对罗杰斯时实在是太失常了,但她所想的也不过是这两人会不会因为同一个妞争风吃醋过而已。 


她实在是做梦也没想到巴基居然是罗杰斯的情人! 


那么一切也就说得通了,为什么巴基会匆匆搬出去住,却又不告诉任何人他住在哪里。为什么他的衣饰会越来越昂贵,为什么他脖子上会出现那些暧昧痕迹……娜塔莎一直以为他可能被哪个大人物的情妇看上了,万万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会是罗杰斯。 


实在是……无论是看起来颇有女人缘的巴恩斯,还是这个一脸正直禁欲的罗杰斯,都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喜欢男人的类型。 


但是她也无暇惊叹了,因为罗杰斯说巴基失踪了。


 “巴恩斯在大约一个月前找过我,”她告诉史蒂夫,“说他要去伦敦,让我帮他打听一个金融界精英们聚会的地址。我还以为他想去挖点花边新闻,还嘲笑他舍得下血本跑那么远。” 


“他去了伦敦?”史蒂夫惊呆了,“那个金融界精英聚会……他是去找我!可是为什么……我没有见到他?” 


“原来他是去找你。”娜塔莎盯着史蒂夫,总觉得自己似乎漏了什么关键的地方,忽然她想起来了,愤怒的看向他,“你不是和佩吉.卡特订婚了吗?”


 “什么?”史蒂夫大吃一惊,“我没有!” 


“可是报纸上都登了,你和佩吉一起出现在火车站的照片,还说你们婚期将近了!”娜塔莎瞪着他,“巴基一定是看到那张报纸了,所以他才要去找你!” 


史蒂夫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报纸上会刊登出他和佩吉的照片?什么时候拍的?哪家报社拍的?又是受谁的指示拍的? 为什么要造谣他和佩吉订婚的消息? 


然后他想起佩吉对他说的,爷爷曾经登门代他向佩吉求婚的事情…… 史蒂夫的目光陡然暗了下去。


 “我明白了。”他沉声对娜塔莎说,“巴基一定是受了煽动,所以才会跑去伦敦。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去找我,为什么至今还没回布鲁克林,但我会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也一定会把巴基找回来。” 


娜塔莎目光凌厉的看着他:“如果被我知道,你骗了巴基……” 


“我不会。”史蒂夫回答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我从十七岁那年起就爱上他了,一直只爱他,从没变过心。我不会和任何女人结婚,我的伴侣只可能是巴基。” 


他不顾娜塔莎震惊的眼神,礼貌的向她道别后离开了。


 娜塔莎目视着他离开的身影,喃喃的说:“从十七岁那年起就……难道他就是巴基的那个初恋情人?!” 




史蒂夫回到了他位于布鲁克林最繁华地段的豪宅,自从他和巴基同居后,他回来的次数稳定在一个星期一两次左右,主要是为了看望罗杰斯老爷。 


罗杰斯老爷一如往常的在书房看报纸,史蒂夫敲门走进去,他放下报纸,慈爱的看着史蒂夫:“回来了?伦敦之行收获不小吧?” 


史蒂夫嘴角紧绷,他决定不和罗杰斯老爷兜圈子,开门见山的直接问:“爷爷,在我离开后,您是不是去见过巴基?” 


罗杰斯老爷一愣,他缓缓摘下眼镜,不发一言的看着史蒂夫。


 “是不是您安排报社去火车站偷拍我和佩吉见面的照片?是不是您让报纸上刊登我和佩吉要订婚的消息?”史蒂夫如同连珠炮般的发问,“为什么要代我去向佩吉求婚?您到底想做什么,爷爷?” 


罗杰斯老爷凝视着史蒂夫,终于开口了:“我想做什么,不是很明白吗?让你和卡特小姐结婚,就这么简单而已。” 


“您明知道我不会和她结婚!” 


“哦?为什么?”罗杰斯老爷的神色顿时严厉起来,“因为那个詹姆斯.巴恩斯吗?你小时候被他骗了,还算情有可原。可现在,你都知道他是个男人,居然还被他勾引到手,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史蒂夫?鬼迷心窍了吗?玩一玩也就算了,你还打算当真?”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原来您是这么看待我和巴基之间的感情的吗?” 


“那还能怎么看待?”罗杰斯老爷厉声说,“不是他勾引你,难道是你有什么毛病吗?去喜欢男人?别忘了,你可是被总统亲自接见,获得过荣誉勋章的人!是罗杰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我绝不会允许你乱来!” 


史蒂夫注视着罗杰斯老爷,湛蓝色的眸子里渐渐浮现出一抹痛苦的光:“爷爷……您是我最亲的亲人,我从来都不想惹您不高兴。可是,您难道不知道吗?我从十七岁那年起就爱上巴基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曾忘记过他……不是他勾引了我,而是我,是我强行让他搬来和我同居,是我不能没有他!” 


罗杰斯老爷震惊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很抱歉,爷爷。”史蒂夫悲哀的摇着头,声音却异常坚定,“我不会和任何女人结婚,我只要巴基一个。您知道我是个多么固执的人,就算被您赶出家门,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罗杰斯老爷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巴基现在不见了,我要去找他,我一定会找到他,把他带回来。”史蒂夫向着罗杰斯老爷深深弯腰鞠了个躬,“我爱您,爷爷。但您不能左右我的人生。” 


然后,他转身离开。 




TBC

Don’t shoot!!!
用了雷三的get help梗哈哈哈
汤主原po:alyseofwonderland
有授权转载

【Loki & Frigga】荧幕后的妈妈

诸葛福媛:

很偶然的机会,看到一则对《雷神》系列编剧的采访。原本只是想了解下他对三部剧本的看法,结果却被里面一段谈及Frigga和Rene Russo(麻麻的扮演者)的片段戳到泪目。


强力安利这个采访 04:03开始的部分


编剧谈起了《雷神》1拍摄中的故事,说肯导特别喜欢安排演员们私下培养感情(咳咳,我们知道呦,关于肯叔叔安排某人和某人一起去小木屋这样那样的故事我们都耳熟能详了)。他安排Sif和三武士一起多接触,这样才能在荧幕上自然而然的呈现出那种自在而亲密的友谊,他安排Anthony Hopkins和Rene Russo多多互动,以期培养那种老夫老妻的感情。


肯导还很喜欢把大家抓在一起做功课,通过提问来帮助演员理解角色,下面就是在一次圆桌会议上他和Frigga麻麻的互动:


肯导:已经知晓了Loki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你会不会告诉他真相?也就是说,你会不会告诉他:你不是我的亲儿子,你是被收养的。


麻麻:不会。


【编剧:当时我们都觉得理所当然——当然嘛,Loki可是邪神欸(He is evil),她当然不会告诉他真相啦,大家纷纷赞同,还兴致勃勃的相互击掌。】


然后麻麻说:因为他如此敏感(Because he is so sensitive.)


 【编剧:我当时感觉就像是脑子都被子弹从后脑勺轰了出来……因为在那一刻,她没有像我们这些知道故事情节的人一样回答,也没有像知道Loki的人物走向的导演那样回答,她像一个母亲那样回答了。


她说:Loki是the drama kid,Thor就像橄榄球的四分卫,爸爸理解他、关注他,他们之间有相通的频谱(they have a dialect),而Loki,他是那个敏感的站在一边的孩子,Odin不理解他。


如果有人爱Loki,我认为他们是因为Frigga放在Loki身体里的那一部分而爱着他,他有一部分是真的正义、善良、美好的,那是Frigga留下的印迹,这就使得他的命运成为了一个未知数。】


 


 我把这段视频发给一个朋友,她说”难怪,电影中妈妈看Loki的眼神总是有一种在小心翼翼呵护着脆弱的水晶般的温柔,有一种希望敏感的小儿子能够不活在阴影下的悲伤。“


一个好的演员,能够为角色注入连编剧都未能感受的情感。Rene Russo的Frigga是如此美好,我不仅在她身上看到了Loki的母亲,还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天下的母亲。



在逃亡途中,


如果时间还能许Loki一个短暂的梦,


我希望他静卧在Thor身旁,


我希望他看到月明的园子,藤萝的叶,


我希望他们还能一左一右,枕在母亲膝上.



图片引用地址,作者:SashaShvan


PS:真的好喜欢Kenneth Branagh

一个杀手的无可奈何(下) 疾速特攻AU 锤基

我是谁。我在哪。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几把玩意了。我写的东西好可怕。

anyway,咬咬牙写完这个尾巴。可以毫无顾忌脑洞指匠情挑了。

接下来,再也不随便开脑洞了!!!!

===================================


更正一个bug, 上中篇的大陆酒店=神盾酒店,是一回事。我打的草稿,忘记修改过来了。

我踉跄走进酒店大堂,本应来来往往的住客都停下脚步警惕地看向门外。奥斯陆分部负责人史塔克,瘪瘪嘴,向巴恩斯挥挥手。【嘿,新来的。停下来,在神盾酒店,不能动手。】俄国佬扶着脱臼的左肩,瞪了我们一眼,一步步退出视线。


史塔克黑着脸招呼我到吧台。他这个气在头上,抓耳挠腮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看来要对我训话。【酒桶,今晚很精彩啊。你捅了奥丁森家这个马蜂窝!你认为自己获得自由?今晚逃出来只是侥幸,你能在这多几天?阿斯加德人不会放过你。】 【刽子手,不正是希望死囚越来越多吗?史塔克你也想退休了?你和罗杰斯交换了灵魂?他让我杀人,你让我住手。】【今晚喝多少都算我的。庆祝你重获自由。】我吐掉嘴巴里的血沫,灌了口烈酒。

【我明天就走】

【我让贾维斯送你。】

【谢了老板】


我倚在窗边,听着电视机里的新闻报道【今日晚间,阿斯加集团总裁索尔奥丁森,在奥斯陆家中遭遇匪徒袭击,情况危殆,送医后伤重死亡。目前警方已封锁案发地点,全城通缉一名美国籍女子,身高约…..】房间座机响了。【瓦尔基里,如我所愿,你做到了。你应该已经看到我为你准备的小烟火。那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最爱的哥哥,如果不为他报仇,我都不能原谅自己】【纽约见吧,小骗子】我挂断了电话。

离开酒店的时候,我收到了账单和追杀令。杀瓦尔基里者,可领800万美元赏金,发布人洛基奥丁森。 过河拆桥,在地下世界又不是什么稀奇事,应该说意料之中。洛基奥丁森,你得陪我好好玩玩。



瓦尔哈拉艺术厅,纽约


“80、85、87、90”我回忆着自己从奥斯陆到这里干倒的人。800万美元的魅力,整个组织倾巢而出,连局外人都想插一脚。奥丁森,今天我们彻彻底底,做个了结。


洛基奥丁森从楼梯上缓缓走下,着一身白衬衫黑西装,三个护卫离他半步距离。宾客逐一过去慰问丧兄之痛。我不动声色接近一侧的护卫,钳住他的右臂,对准关节扭动,光头大汉吃疼惨叫,夺过配枪,用他作掩护,十发八中,击退了场上的护卫。Loki在保镖的护送下,坐车离开艺术厅。我紧追不舍,逼停车辆,才发现洛基不在车上。没关系,我知道他在哪。


洛基坐在神盾酒店的包厢里,挖一份布丁。看到我,他摊开双手,咧嘴摆出亲切的模样【我承认自己有点不厚道,我道歉…】【留着和你哥哥说吧!】一记重拳砸在洛基的脸上,把他掀翻在地,冲腹部打了两拳,他躺着闷声抽气。【这一刀是索尔留给你的。】我握住锋利的餐刀,刺向心脏。

鲜血喷溅出来,在洛基白衬衫上散开花。我中枪了,左右肩膀都被打中,又一枪落在盆骨附件,四肢无力,瘫倒在地。

【瓦尔基里,是吾弟失礼了。血契结束了,你自由了。】

【他还没死。】

索尔拄着拐杖,走过来扼住我的脖子,【我现在就可以动手,你知道我可以】

我把刀扎向洛基腹部,索尔握住刀尖,和我较劲。洛基又哭又笑【索尔,你这个白痴!】

【我,奥丁之子,阿斯加德之王,允诺你将获得真正的自由。瓦尔基里,放手!】

我没打算松手,然而意识已经抽离,身体不听使唤。

========================================

脑补了一下,基神想杀哥哥,但是又下不了手,爱且恨着,真带感。

又想看锤儿英雄般出场,一副稳操大局的boss样。所以就有了这么个脑洞。妈呀,写文太难啦!再次赞美所有码字的太太们!!

写得太烂了。自己看看就得了。


一个杀手的无可奈何(上、中)基买凶杀锤

基买凶杀锤的脑洞。真杀!介意的不要看!

本意是想用别人的视角写锤基,但我是小学生文笔,写得烂。感谢看过的任何一位客官,如果有不合理或者难看的地方,那一定是我不够好。CP是极好的。

脑洞来源是 John wick2疾速特攻 这部电影。锤基像是电影里的吉安娜圣地诺姐弟。

我重新贴一下第一部分,因为做了一些修改。前面完全打算用间接描述,但是失败了,所以会有一种间接突转直接的断层感。望体谅。

=====================================

嘿,你有听过一支铅笔杀三个人的传奇故事嘛?那是真的。我是地下世界的一个神话,没有失败记录的杀手,瓦尔基里。

英雄难过美人关,我遇上了命定的那个她。但很快她又离开了我,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感觉自己真正孤身一人,那一刻开始厌倦杀戮的日子。我选了这间宁静通透的房子,准备好好休息,再也没有待办事项,再也不接活。

那天,一个疯子找上门。洛基,奥丁森家族的小儿子,我的血契主人。他说要来找我履行契约了。但我已经决心退休了。

拒绝血契,我知道今晚绝不好过。这二世祖轰了我亲手建起来的房子,炸了我收藏的所有酒精饮品,这该死的混蛋。断了三根肋骨还得走出火海可真够难受的。我给自己灌了几口伏特加(流浪汉那里抢过来的),一拐一瘸地走过曼哈顿大桥,我不信没人管管这疯小子。

史蒂夫罗杰斯,神盾酒店的话事人,已经在空中花园等着我。罗杰斯讲了很久组织历史,都是陈词滥调,我以前在阿斯加德就听腻了,但不得不认同它遵守它。

【瓦尔基里,在我们这个世界,也要讲究规则秩序。最重要的两条,立下血契,必须执行。不服从,死。杀死血契的主人,死。还有,任何情况,不能在神盾酒店动手。】

瞧啊,连老好人活化石都说我死路一条。真想回到立下契约那天给自己几颗枪子清醒一下。

我在博物馆又见到了洛基奥丁森,我们坐下来,打算好好谈谈。虽然他长大了很多,但依然不像阿斯加德------壮硕,豪迈。阿斯加德聚会,就像看wwe现场一样。这小鬼头太格格不入了。他夸啦啦赞美我。我打断他,提议不如直入主题,告诉我这次目标。

听他念出那个名字,我忍不住皱紧眉头。这可是个大块头,大麻烦。我的目标是索尔奥丁森。


我又和眼前的北欧“邪神”确认了一遍,暗杀目标是他的哥哥,即将接过奥丁权杖的索尔奥丁森。

奥丁森家族是欧洲领头人,亦是我所在集团的创始元老,甚至还是我的故里启蒙。巨人奥丁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长子索尔是命定的接班人,名正言顺,众望所归。

我抹了一把脸,严肃起来提醒他

【洛基,无论从哪里下手都很难,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人能穿透加冕前夜的高墙,连根针都塞不进去。】

他的眼睛眯成细缝,指着我说,【所以必须是你。来自阿斯加德,我们的老熟人,知根知底…总有机会的。】

假如有机会,我真想揍肿洛基奥丁森那戏谑的嘴角。

我建议他自己动手,他才是最熟悉奥丁森的人。

他即刻换上另一幅表情,看向不存在的远方,眼角闪光。

【我下不了手,血浓于水。我还是爱着他。比其他人任何人都爱。】

我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哥们,买凶杀人可不是爱的表现。另外,你们也不是亲生的。

他继续念叨【索尔坐不住那个位置,他这个鲁莽,感性,短视的屠夫。与其让家业败在他手上,不如让给我。他们会知道我才是对的。】

噢,就是这样,谋权篡位,也许还带点私人恩怨。我讨厌这种活儿,家庭纠葛。



时间仓促,我刚抵达奥斯陆的集团据点----神盾酒店,就直奔藏书室。管理员寇森准能提供行动必须的情报。

【很高兴再见到您,瓦尔基里!】我无声地说出目标的名字,寇森愣了愣神,转头给我去找地图。

【如您所见,这是奥丁森大宅的设计图。索尔奥丁森的贴身保卫是西芙、范达尔、霍根、沃斯塔格。和您一样,是从小由海姆达尔训练长大的。】【谁接替海姆达尔的工作,安保主管】【一个俄国人巴恩斯,服过役,是罗杰斯先生推荐的。他是个聪明人,奥丁刚过世的时候,俄罗斯人、意大利人有打过些主意,都被他破除了。巴恩斯尤其熟悉枪械、炸药。】

【旧大宅有变化吗?】

【据我们所知,没有大改动,只是做了些防火防虫维护。您还是可以从树林潜入】

行动部署在我脑海里大致成形,该去挑选武器了。老裁缝见到我和寇森一样惊喜,骄傲地介绍新产品。

选了几样重火力枪械,我要求看看轻便手枪。索尔身边安保重重,前不久曾发生过袭击,防护措施一定会更严密。单枪匹马不可能正面攻击,需要找机会下手。手枪和刀具都是必备武器,重火力只是以防万一用来脱身。


从树林潜入旧宅的过程,很顺利。我逐步接近目的地,奥丁将家族重要的物件都放在这个房间,父亲的书信、亡妻的手表、全家福,发生大事的时候他总要来这呆一会。如果索尔奥丁森像传言那般处处以奥丁为表率,大概也会来这完成某种仪式,接过父亲的委托。而且,极有可能是他一个人。这个大门看起来和别的没有区别,也没有多加措施。我顺利藏身在窗帘后,装上消声器,上膛,打开保险。


有声音,两个人走了进来,是索尔和西芙。我盘算着向两个人动手然后安全脱身的计划。

【西芙,我要休息一下。帮我拿那条红色领带,纽约送来的加冕礼物】

【老板,我通知爱德华拿过来。】

【西芙,我就想松口气。十分钟。你知道我不擅长这种滔滔不绝的交际场面。】

【那我就在门口守着。】


天助我也,比我想的更顺利。索尔奥丁森走向内室,传来哗啦啦水声。这家伙不会要洗澡吧。等了3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出来的动静,我贴墙移动,打算进去结束这场暗杀。甫一回头,看到索尔奥丁森坐在床边沿,用枪指着我。我内心一惊,躲回墙后。

他粗粝的嗓音传来,上一次听他说话,还不像这样沉稳自如。

【是,瓦尔基里?没想到在这种情景见到老朋友。】他自顾自笑了起来,仿佛真的是老友在路上偶遇一样洒脱。

【你走了以后,父亲经常夸你是最勇敢的女战士,完全阿斯加德风格。噢,你妻子的事,我也听说了。真遗憾。】

我讨厌这两兄弟完全自说自话的风格。一个无视别人退休的意愿,一个无视别人暗杀的动作。

【小胖墩,我是受人之托,来解决你的。】我最后一次见索尔奥丁森,他确实还是个青春期的小胖墩,不像现在这般健硕、英俊。

【受谁之托?】

【你的弟弟。】

顷刻,他流露出和洛基一样的神情,眼睛失去了神采,苦笑绽放成轻笑。

【你未必有一枪毙命的把握。一旦有枪声,西芙、其他护卫就会冲进来。瓦尔基里,纵是有翅膀你也逃不出阿斯加德。不如放下枪和我打一场吧。我从小就想和你们认真干一架。】

我拆下弹夹,踢到床底。距离西芙回到这,还有5分钟。

奥丁森身材高大,出手勇猛,隐藏在衬衫下的肌肉不输职业打手,和他硬碰硬、持久战绝不是好主意。扛了他两拳,又被他扔到地毯上,瞬间眼冒金星。该死,再这么打下去,整栋楼的人都要过来了。但他毕竟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杀一个人最快。

奥丁,恭喜你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可惜要栽在另一个儿子手里了。安息吧。我看准时机,抽出藏在身上的匕首,狠狠刺向大腿动脉,这一刀够大个子恍神了。又一下,刺向他的腹部,奥丁森闷声抽气,全力挥拳砸向我的脸。Shit,鼻子肯定断了,双耳轰鸣,模糊听到奥丁森大喊

【西芙!】

只够补最后一刀,不过也足够了。我使出全身力气钳制奥丁森,刺向心脏。

【嘣】有人朝我开枪,刚才那刀大概插歪了。三刀,地上已一片血泊,大个子一动不动,陷入昏迷。

没有时间了,还好冲进来的保镖不多,我拿起掉落在床铺上的枪,打中西芙的腿,又干倒了几个,跳窗逃脱。穿过树林走秘道,按照规划,找到预先安排的车,8分钟就可以到大陆酒店。上车前,职业习惯使然,我瞄了眼车底,有炸弹。所以我说最讨厌家族内斗,十有八九是要被反噬的。洛基就没想留我一条活路。

我躲进黑暗处,偷了另一辆车,高速驶向大陆酒店,身后枪声不断。利用几处转角拜托后面的追兵,大陆酒店近在咫尺。一个长发黑衣男冲出来,用榴弹发射器对准我。轰隆巨响,我被抛出车外。他冲上来牵制住我。

【俄国佬,你比海姆达尔差远了】

我用俄语嘲讽他,没有优势的时候随便说点什么分散注意力也不失为好办法。我用力把他扯向大陆酒店。该死,我需要枪!他身上有好几把,可是没机会拿到!我瞬间反身擒住他,用力砸向凸起的台阶,趁他不备,夺枪冲进大陆酒店。



一个杀手的无可奈何(疾速特攻au)

激血产物,随手一写。未完。

嘿,你有听过一支铅笔杀三个人的传奇故事嘛?那是真的。关于我的业绩,只有弱化,没有丁点水分。我是地下世界的一个神话,没有失败记录的杀手,瓦尔基里。
人生不会太顺遂,英雄难过美人关,我遇上了命定的那个她。但很快她又离开了我,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感觉自己真正孤身一人,那一刻开始厌倦杀戮的日子。我选了这间宁静通透的房子,准备好好休息,再也没有待办事项,再也不接活儿。
生活总不如我所愿,一个疯子找上门。洛基,奥丁森家族的小儿子,我的血契主人。他说这个任务只有我能完成。噢真是谢谢您的夸奖,但我已经金盆洗手了。拒绝血契,我知道今晚绝不好过。这二世祖轰了我亲手建起来的房子,炸了我收藏的所有酒精饮品,这该死的混蛋。断了三根肋骨还得走出火海可真够难受的。我给自己灌了几口伏特加(流浪汉那里抢过来的),一拐一瘸地走过曼哈顿大桥,我不信没人管管这疯小子。
史蒂夫罗杰斯,神盾酒店的话事人,组织的高层,已经在空中花园等着我。罗杰斯讲了很久组织历史,都是陈词滥调,我以前在阿斯加德大宅就听腻了,但不得不认同它遵守它。血契是组织的原则,对契约主人必须服从执行。所以,还真的没人能解决这约定了。真想回到立下契约那天给自己几颗枪子清醒一下。
我在博物馆又见到了洛基奥丁森,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虽然他长大了很多,但依然不像奥丁森家的人那般壮硕、直白。他夸啦啦赞美我。我打断他,提议不如坦诚相对这次要解决哪个倒霉鬼。
听他念出那个名字,我忍不住皱紧眉头。这可真是个大块头,大麻烦。他要杀索尔奥丁森。

琴影:

佔tag抱歉,這裡是一個簡單的CP21鋼鍊佐莎無料本宣。


p2到p4是實際印下來的樣子,分別是封面、內頁、封底。封面到時候還會改成p1的排版。

之所以要給一個p1這樣的電子版,是因為到時候會是曲奇太太接手來印刷,底色最終會是怎樣的一切都還是未知,所以請各位認好封面上的文字!

〈Spring〉,內頁19p,A5右翻直式純文字,小改不通順語句以及對話,沒有加筆,沒有刪減,劇情不變,就是各位翻翻我的主頁就會看到的那篇spring。

至於領取條件,因為我人不會在現場就不麻煩顧攤的各位夥伴了,請積極領取,要是還得讓曲奇太太原路搬回去我會愧疚得撞牆的,就請大家多多擔待了。

印量目前沒有確定,但肯定不會多,畢竟我能參考的客觀數據也就只有......你們知道的,我就不說了,這種事明著講多沒意思╮(╯▽╰)╭ 總之就是平均數再乘個三分之二吧?

不會另外寄送,畢竟還有運費等等問題,曲奇太太很忙,我更不可能再請她代理寄送,希望想要熱騰騰實體本的人可以積極在現場領取,不會到現場的朋友就來網頁版重溫,反正劇情是不變的ヽ(•̀ω•́ )ゝ

不准去向曲奇太太問寄送!!!

不准去向曲奇太太問寄送!!!

不准去向曲奇太太問寄送!!!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要問就衝著我來,讓我來拒絕你!!!(喂)


對於蹲在坑底孤單了快要十年的我,好不容易看見有人願意主動召集各路產糧者置辦鋼鍊的攤子,我心底只有感謝與感動。這次參與純粹為了支持,也希望大家對當天的鋼鍊攤位多多捧場、多多維護,讓這股興盛的風氣繼續維持下去。


謝謝曲奇以及參展的大家!

求文。索尔休眠梗

各位新老同好,不要脸占个tag想问下,有没有索尔休眠期背景的文呢?
重看雷1,奥丁进入休眠,神后弗丽嘉都会守护在奥丁身边。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索尔需要休眠吗?loki 会守在旁边吗?loki 会代为处理政务吗?那会是怎样的loki呢?
哎呀!好想知道啊!感觉是个吃狗粮的好机会。
哥哥猝不及防晕倒了,弟弟碎碎念埋怨着国王接机偷懒,其实心底又在担心他有什么意外。真是让人遐想连篇!
有这样的文吗?!?